君从远方来

江澄老公,最爱澄澄

《心归》第六章

           《心归》第六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江澄自然是不可能直接御剑飞进去的,要是被那群小兔崽子们看见,还不一定会怎样编排自己的,江澄大概也能想到一些比如:“震惊!江家家主半夜出门,一夜未归,归来之时竟身穿蓝家校服!”“宗主为何寅时才归?宗主为何身负重伤?宗主身上的蓝家校服究竟是谁的?”←_←江澄想到这些也忍不住感到恶寒,所以说,一定不能让他们知晓,否则怎么解释?说自己男扮女装引诱妖邪?结果妖邪未捉到,反倒跟人打了起来,结果衣服还被对方弄碎了?呵呵,要是真这么说,自己的这个宗主还当不当了!(╯‵□′)╯︵┻━┻   江澄在城外某处树林停下,唤出紫电,随便甩在一棵树上,那树立马便有一处呈焦炭状,江澄将自己的脸涂黑了一些,才快去进城去,幸好,虽已至寅时,但街上只有寥寥几人,江澄一路上都低着头,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己,江澄觉得自己除了当年躲温狗外从未过如此委屈自己,更是把这笔账记在了蓝忘机身上。   “呼”看着面前的后门,江澄一路上紧绷的神精终于放松了点,试探性的敲了敲,过了一会儿也没有回响,江澄才放心的推开门,一路上绕开江家弟子和仆人,却在临近房门时遇到了一个仆人和江家弟子聚在一起,江澄虽然疑惑,却不好奇不想深究,但这两人都偏偏挡在自己的必经之路上,江澄背看在一棵大树后,双手抱胸,想着这两人好久能走。   江澄无意偷听,可奈不住那声音往自己耳朵里钻,修仙之人五感本就比常人好再加上江澄从小五感又比较出众,所以就算那两人声音很小,所说之话还是一字不漏的传入江澄耳中,江澄不是八卦之人,皱了皱眉头本想离远一点。   但是江澄突然从两人的交谈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由的停住了脚。   “想办法,让江澄服下这个东西”   “这…不会有毒吧?我先说好若是…有毒,我是万万不会帮你的”   “怎么,现在后悔了?当初又为何答应”   “若非你们挟持了我的家人,我又怎么会答应”   “这可由不得你,放心没有毒,至少不会让江澄死”   “只希望你能在事情败露的时候,给我家人一个好的去处便可”   “放心,上面的人不会亏待你的家人的”   “把东西给我,你可以走了”   听到了一切的江澄“……”江澄表示,这两个人…演的人好假 →_→。不过若是你们想演,那我陪你们演。否则真让别人以为江家好欺负。
  那个江家弟子从那个仆人手中拿过什么东西便匆匆走了,幸好江澄躲得快,否则就被看见了。
  那个仆人也从另一头走了。江澄看着那个江家弟子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敢背叛自己!那便要承受背叛自己的代价。
  江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并不存在的灰尘,笑了笑,快步走了。
  
  
  最近迷上了颜文字,感觉萌萌哒(*/ω\*)
  

《心归》第五章

《心归》第五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由于之前写的太渣了,所以推掉大纲,从这章开始重写♬︎*(๑ºั╰︎╯︎ºั๑)♡
  
  
  清晨,已是寅时,当宗主的这些年已经让江澄已经养成了寅时起的习惯,可当今日江澄睁开眼时却有点懵,这是那?房顶呢?云梦连房子也被人偷了?
  幸好江澄只懵了一会儿,便反应过来,回想起来了昨晚的一切了,江澄黑着脸站了起来,果然在几米外看见了一个蓝白相间的不明生物,江澄跌跌撞撞走到不明生物旁边蹲下,看着蓝忘机那张让人牙痒的脸,心想怎样才能让自己将蓝忘机灭口后抛尸荒野而不让蓝家人怀疑到江家头上。
  正在江澄神游的时候,蓝忘机醒了,一双琉璃色的眸子正盯着江澄,江澄察觉到了视线一低头便与蓝忘机的眼睛对上了。该死!怎么忘了蓝家的作息时间更为严苛,江澄沉默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一个手刃劈在蓝忘机颈后,然后…还能怎样蓝忘机自然是又晕了过去。
  江澄松了一口气,刚站起身来,一阵凉风就吹来了,江澄被冻的打了个寒颤,这刚发现自己身上剩一件里衣了,上面有几道血痕而且还被早上的露水给打湿了,至于那件女装,早就被弦杀术给解体了,变成一堆破布,反观蓝忘机,除了因为在野地而沾上的泥土和草屑以外,就真没太大损失,对方除了跟自己一样灵力耗尽和左肩因为昨夜自己偷袭所受的伤外,并无什么大碍。
  难不成自己得这样回去?江澄心中苦恼,必竟自己金丹枯竭,灵力耗尽,连御剑飞行也不能,这时候下山,路上遇人,失面子是小事,可如是遇见了一些稍微法力较高的鬼祟,就算有紫电,自己也有很大可能受伤,这千万不行,江家才刚安稳几年,根基尚未打稳,如若这时自己受了重伤…不可以!思来想去,江澄还是决定原地修整,待灵力恢复了再走。
  随便找了处干净地方坐下,江澄便开始闭眼运功了,可是时不时吹来的一阵凉风,却让江澄无法静下心来。
  江澄终是受不了这凉风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二步的走到还躺在地上昏迷的蓝忘机身旁,伸手就开始扒衣服,对扒衣服,一刻钟后,只有蓝忘机穿着雪白的里衣躺在满是创痍的地上,左肩上还有伤口,却无人处理,血已经凝固,好不凄凉!
  而江.罪魁祸首.澄正身穿蓝家校服在运功,又过了半个时辰,江澄才睁开了眼停了下来,呼出了口浊气。
  江澄几乎是马上就离开了的。江澄走的很急,急到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已经悠悠转醒的蓝忘机。急到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所穿蓝家校服中所夹带的云纹抹额。急到没有发现自己随时都戴在身上的九瓣莲宫铃也不见了。
  

  
  我告诉你们,我要搞事情,接下来的这个蓝二特别二哟~ ฅ( ̳• ◡ • ̳)ฅ
  时间线,魏无羡死后第五年,金凌大概五、六岁?六岁吧!
  重生倒计时:还剩八年
  
  

《相念》


  《相念》
  一个因为心血来潮产生的脑洞
  
  
  除了江家家主和少数江家高层以外,谁也不知道江家有那么一个地方,是埋葬历任江家家主及其道侣的,而且有专人看守,所以除了每年逢清明前来奠拜先人的现任江家家主以外,便无人来过。
  今年却是个意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虽然这个时节才刚入秋不久,可那枫树上的叶子却随风洋洋洒洒的掉了大半,只剩下那光秃秃的树枝在风中摇摆不定。
  从远处走来一人,一双洁白的云靴踩在积压在地枫叶上,发出轻脆的吱吱声。
  那人身穿蓝白相交的校服,头戴云纹抹额,背后背着一把琴,左手拿着佩剑,右手却画风不同的提着一个食盒和一个木桶。
  明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让人感觉此人身边似围绕着悲凉之意,眼中也是一片漆黑毫无光亮,让人觉得绝望,仿佛一个傀儡一般。
  那人的脚步本是一步一步稳重的向前走去,可越靠近那地方,脚步也开始加快,甚至有点急促。
  绕过一座座坟墓,那人终是停在了一座新坟面前,为何说是新坟呢,只因为这座坟的石碑并没有同周围其他石碑一般爬上苔藓,且颜色较新,只有坟上长了少量杂草罢了。
  那人蹲下身子,用手将石碑上的枫叶拂开,将木桶和食盒放在一旁,右手抚摸着石碑上的刻痕,带有无限倦恋之意,眼中也满是温柔之色,只见那石碑正中处刻有一行字【云梦江氏第十一任家主江澄之墓】在左下角还刻有两行小字【其父江枫眠 母虞紫鸢】
  那人手指在江澄两字上反复描绘了一会儿,才将手收回提起了放在身旁的木桶起身离开了此处,过了一会才提着一桶清水回来了,伸手将桶中的帕子绞干,再仔细的一寸寸擦拭石碑,直到全部擦完才将水倒了,又去换了一桶水,擦拭了一遍。然后开始拔坟周围的杂草。
  等做完这一切,那人的鞋上和衣服上也沾上了泥渍与水渍,他却细毫不在意,用帕子将手上的泥土擦净才又回到了石碑前。
  将食盒打开,端出几碟糕点和一碟莲子,那莲子皆是去了芯儿的新鲜莲子,一个个圆嘟嘟的好生讨人喜欢,可如今却已是初秋,本来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季节的!
  将所有碟子摆放整齐在石碑前,才又拿出了一壶洒,那人才终于开口说话了“晚吟,我带的是莲子酒”声音厮哑,想是多日闭口不言造成的。
  那人将酒洒了一些在石碑前,却突然仰头将剩余的酒悉数饮尽,恍惚间想着“为什么是莲子酒?”又想起来晚吟说过,天子笑太烈,他不喜欢。所以说更喜欢莲子酒。
  不一会儿,酒劲上来,只觉得脑中发晕,竟直直后倒去,脑中最后一个想法是[骗人,明明这个酒也很烈]
  
  
  
  一个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心归》番外二


      《心归》番外(二)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会增加一个原创人物,放心,依旧湛澄。
  私设如山多,私设如山多,私设如山多
  
  
  
  虽然现在仍是夏季,但云梦以水乡闻名,更别提莲花坞了,莲花坞本就被水环绕,坞中又修了许多池塘,养有荷花。所以自是不像别处那般燥热,莲花坞中最大的池塘上修有一亭,名湖心亭。那处是莲花坞最为阴凉之地。
  一阵热风吹动池中荷花,将清香捎向远处,风吹起罩在亭子四周的罗幔,透过罗幔可以看见两个人影,若有他人在场,定会感叹“好一幅岁月静安好的画面!”可就在这时从罗幔中传来一阵狂笑,将一切美好毁灭了。
  “哈哈哈哈哈蓝忘机,你说真的?江澄真穿过女子的装束?哈哈哈哈”魏无羡大笑着拍着石桌“真的”蓝忘机坐在魏无羡对面面无表情的说道,“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得到蓝忘机的肯定笑得更欢了。
  “不行,让我缓缓,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江澄也有穿女装的时候,哎呦喂,不行了”魏无羡趴在石桌上,一幅笑到肚子疼的模样。蓝忘机看见魏无羡这个样子心中疑惑“真有如此好笑么?”蓝忘机又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女装江澄的时候“不会啊,明明很好看”
  魏无羡好不容易笑完了,抬头却看见蓝忘机正盯着桌子发呆,眼中满是温柔之色,便知他在想谁。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将手放在蓝忘机眼前晃了晃。蓝忘机缓过神来“有事”“大哥,拜托!后来呢?”魏无羡双手合一状作哀求道。
  
  
  
  
  
 

《心归》番外一

      《心归》番外(一)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主要是讲湛澄在一起后,魏无羨好奇问他们相爱的经过。
  
  
 “师妹,我的好师妹~你就告诉我吧,好不好吗~师妹~”等蓝忘机跟着声音找到他两人时,魏无羡正拉着江澄的手撒娇,“魏无羡,你给我滚!谁是你师妹!你再叫我师妹,我抽死你信不!”江澄吼完便看见了蓝忘机,眼睛瞬间亮了。
  江澄挣脱魏无羡的手,跑向蓝湛。蓝忘机看着自己的道侣向自己跑来,便张开了双手准备迎接。可没想到江澄居然直接掠过蓝忘机,跑向远处,江澄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魏无羨,我还要处理宗内事务。你让蓝湛告诉你吧,我先走了”江澄说完这话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人了,只留下两人站在原地互相大眼瞪小眼。
  蓝忘机尴尬的将手放下,率先出声“去湖心亭谈”说完抬腿便走。
 
  
  
  
  虽然有点短,但请求原谅。
  因为在码正文,这番外有可能坑。
  所以这篇文不能当真
  看这篇文唯一的好处,便是有可能剧透
  
  

《心归》第四章

  《心归》第四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抱歉,偏了。本来想抽脸的。”江澄漫不经心的说道,但语气中所蕴含的怒意和杀意却让蓝忘机绷紧了神经,只见江澄又一鞭抽过来。蓝忘机及时躲了过去,却是苦了蓝忘机背后的那棵大树,竟被一鞭抽断了。
  “哦,又偏了,下一次就不会了”江澄又是一鞭抽去,蓝忘机心知这样下去不行,便将琴竖起,用了弦杀术。其中大部分被江澄躲过,却有一道气刃堪擦着江澄蓝脸划过。
  江澄察觉到脸上的湿竟,伸手一抺借助月光看清了,竟然是血。江澄笑了,笑的很大声。蓝忘机就立在原地,皱眉看着面前这个笑的直不起腰的女子,啊不,男子。突然蓝忘机神色一凝,只因为江澄停下了笑声,站直了身子头微抬着,将手抬起把手上的血抺在唇上,而后江澄竟将紫电收回,突然扬起三毒向蓝忘机袭去,蓝忘机也只能将琴扔在一旁,拿起避尘化解江澄的进攻。
  两人拆招拆了近百招,江澄向蓝忘机砍去,却被蓝忘机横在胸前的避尘拦下,此时,两人的脸离的极近,却没有谁在意,蓝忘机不经意一抬眼,因为月光的缘故,蓝忘机看清了 江澄的脸以及唇上的那一抺鲜红。
  两人同时发力,皆将对方逼退了几步,而蓝忘机,看着面前这人,想着,这人是不是哪里见过?或者我认识?反正那脸是极为熟悉的。突然蓝忘机想起了之前攻击自己的武器。是鞭子带有紫色的闪电,这不是江家宗主江澄的武器么?蓝忘机看清了江澄手中所提的剑。那把剑正是三毒。不知多久之前,他曾见过江澄用这三毒斩杀邪物。
  就在江澄又准备攻击的时候蓝忘机却突然喊出了一声“江澄”蓝忘机见对方明显的呆住了心中愈发的肯定,但却听到江澄的回答“噢,认出来了?那么就只有杀了你灭口了”说完又向蓝忘机攻去。
  

《心归》第三章

    《心归》第三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姑娘?!江澄仿佛被雷辟一般呆住了,半响才缓过神来,僵硬的转头看周围,确定周围并未有他人出现,才又抬起手指了指自己,一脸呆滞。而蓝忘机看着面前的这个"姑娘″东张西望,以为"她"被刚才那个精怪吓着了,想了想还是出声安慰道“那精怪已经跑了,不会回来”末了还添了一句“姑娘,不必担心”
  江澄已经可以肯定蓝忘机刚刚那声姑娘喊的是自己,而且已经喊了自己第二次姑娘,蓝忘机你Tm是瞎呀!老子是男的!!!江澄这一声怒吼到了嘴皮子,又咽了下。
  因为江澄突然想起自己穿的还是女装,所以说,蓝忘机并未认出自己,那么得趁他认出自己之前远离他,而且现已过了丑时,赶回暂居的驿站,又得花半个时辰,而江家子弟一般卯时开始晨练,若是自己现在赶回去,还可以用半个时辰洗浴更衣,还有一个时辰可以小憇,至于蓝忘机,还是改天找个机会套上麻袋揍他一顿!好像忘了什么?噢!还有那精怪!本来可以捉到的,都怪蓝忘机!!!算了,大不了揍他的时候,多踹他几脚!
  不得不说江宗主的内心世界还是挺丰富的!
  如此想着江澄身旁的戾气也淡了不少,嘴角也扯出一个不大扭曲的微笑,江澄特意将声音放慢柔声说“多谢公子搭救”这句话江澄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的,“不用”蓝忘机虽然感觉到这个“姑娘”说话有点怪,但还是礼貌的回了。“若是公子没事的话,小!女!子!便回家了”江澄还学女子那般作了个揖,作完转身便走。“等下”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又瞬间提了起来,江澄僵硬的转过身“公!子!还有事吗?”
  只见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虽然你是女子,敌不过那精怪可以理解,但以后还是不要独自一人夜猎”原是刚才蓝忘机从江澄身上感受到几缕灵力,才知道“她”是修士,思考一番后还是决定好心提醒一下,不过这在江澄耳中又是另外一番意思。
  这是在说自己修为低?若非是你,我早就捉住了!江澄笑容逐渐扭曲,手也摸上了藏在身后早己滋滋作响的紫电上。
  蓝忘机突然感到了一股杀气,而那杀气恰是从自己面前的“姑娘”身上传来的,蓝忘机绷紧了身子,手也摸上了避尘的剑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女子”。突然,那“女子”抬起头,向蓝忘机灿烂一笑,仿佛夺人心魄的妖女。蓝忘机被那笑给迷了眼,竟愣了一瞬。
  江澄趁着蓝忘机呆住的那一瞬间,召出紫电向他抽去,蓝忘机躲避不及,竟被伤了左肩。
  “姑娘?敌不过?”蓝忘机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又呆住了,只因为这声音确确实实的是一男子的声音,江澄右手拿着紫电,左手提着三毒,从阴影处走出,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心归》第二章

 《心归》第二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江澄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件女装换上,江澄这人眉眼本就与虞夫人有七分相像,当换上女装后又多了三分秀气,整个人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大家闺秀,如果忽略掉江澄周身几乎化为实体的戾气话,会更完美。
  江澄并不会梳女子的发髻,也从未学过,以前只见过阿姐梳过几次,但现在江澄也不可能找一个女修来帮他梳,江澄只想着自己一个人将那精怪捉回来便行了,也不想惊动任何人,更别说让别人看见自已这副模样。
  所以,江澄也只能由着那头发倾泻下来,披在身后,江澄这个人如刺猬一般。你若碰他,他必伤你,可是江澄的头发却与他这个人不一样,十分的柔顺,如上好的锦段。
   江澄从未穿过女子的衣裳,所以没走几步便要摔上的一跤,后来江澄干脆将衣脚提起来。
  现在已是子时三刻,江澄也在这树林中来回的走了一个多时辰,那精怪没见着,反倒将裙子划了好几道口子。好不狼狈,江澄想着抓到了那精怪以后。定要剥了那精怪的皮,抽了它的筋。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打死也不穿女子的衣裳
  就在江澄失去耐心准备打道回府之时。树林中突然起了大风,出现了一道黑影在江澄周围不断乱窜。江澄心中大喜,终于来了。右手也摸上三毒的剑柄,但是江澄并未直接出手,而是佯装慌张向一个地方跑去。
  果然,那黑影一直紧随着江澄,倒也不着急,像是捉到老鼠的猫,总要先玩上一会再吃掉,一会儿老子就让你知道谁是猫谁是老鼠!江澄磨牙。同时也想着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到了江澄为捉那精怪而特意准备的阵法处了。眼见,离那阵法制处越来越近,江澄嘴角也勾起了一抺冷笑。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悦耳冷冽的琴声,江澄转过身去只见一人一身白衣从天而降,那人背对着江澄,拿着一把琴以音为刃,竟逼着那精怪一退再退,那精怪眼见敌抵不过,便放了一阵烟雾,跑了!那人也不追,只是将琴收好转身向江澄走来,江澄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脸。
  江澄在看清那张脸同时,忍不住的想爆一句粗口。那人竟是蓝忘机,蓝家二公子,江澄本来在看清那张脸的第一瞬间想到的是蓝曦臣,但看到那眼中的疏远时,江澄才知那人是蓝忘机。
  江澄看着蓝忘机向自己走来,本想讥讽几句,可蓝忘机先开口了“姑娘,烦请注意安全”
  
  
  
  

《心归》第一章

人物是墨香铜臭的,ooc是我的。
湛澄,湛澄,湛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湛澄,羨澄,曦澄都有,不过主湛澄。
 
  
   月上树梢,今夜的月很圆,也无云遮盖,月光就那么倾洒下来,透过层层树叶的阻拦映在江澄的脸上,惨白的月光衬江澄本就白柝的脸上竟显的江澄的脸有那么几分渗人。
  江澄行走在树林中,双手提着裙子,防止自己因为踩着裙脚而摔倒,江澄的双手紧紧攥着,几乎快把手中的裙角抓破。江澄突然站立住,闭上双眼深呼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口中的浊气,平复了一下心中怒气,现在只是希望那精怪快点出现。
  原是十多天前,江澄接到云梦一个附属的小宗门的求助,说他们那里出现了精怪作乱,江澄便领了十多个弟子赶来,可是到这了解情况才知道,那精怪有个奇怪的怪癖,便是只捉女子,而且必须是相貌端正的女子,那精怪出现不足一月,可几乎将附近的女子都捉的差不多了,他们也曾想引出那精怪,可偏偏那精怪身踪诡异,精怪没捉到,反倒损失了好几个女修士,这才无奈向江家求助。
  江澄坐在首位,听着那家主的汇报,当听到那家主说到那精怪只捉女子时,江澄的嘴角便挂着几分若有若无的讥笑,左手也摸索戴在右手上的紫电。
  江澄听完那家主的汇报,也未发表意见,只是眼眸低垂,让人看不清其中神色。
  站在厅中汇报情况的家主说完后便一直低着头,那头上却早己满是大汗,早就听闻这江家家主年纪轻轻,却早己当上家主,可是脾气却不好,让人捉摸不透,为人做事也十分狠辣,不留任何余地给人。今日一见,果然如外界那般传言那般,让人心惊胆战。
  突然,江澄站起身子向那宗主走去,走到那个家主面前便不动了,看着自己面前映有莲花图样的紫袍,只觉得自己快呼吸不过来了,却突然听到从自己上方传来的那人如同莲花般清冷的声音“你们去准备吧,今晚夜猎”这话却是对着站在大厅两旁的江家子弟说的,说完便走出了大厅,而那些江家子弟也在众声说了一句是后,便又吵闹着,三五结伴的走出大厅,回了各自的房间。只留下那个家主在那后怕,这江宗主真是……
  江澄本以为这次夜猎应该很简单便能结束,可没想到竟会让那精怪逃了!本来刚开始一切都如计划一般,由一女修在一定区域中将那精怪引出,其他人在附近埋伏,可没想到的是,那精怪似是生出了些许灵智,竟捉住那女修妨碍众人攻击。
  那精怪像是看出了这些人中江澄修为最高,将那女修往江澄那处抛去,便挑了处人少的地方,伤了几人逃了出去,江澄为了接住那女修,所以也并未阻拦到。
  江澄站在那女修的床前,医师正在为那女修治疗,半响那医师站起身,朝江澄作了一揖“江宗主,这位女修并无什么内伤,只不过需要好生静养一段时间”江澄高冷的点了点头“麻烦了,其余受伤的人在隔壁”待那医师走出门外,江澄向前走近了一点面无表情的对那正欲挣扎起身的女修说道“这段时间便好好休息吧”说完走出去房间,顺带将门关上。
  在关上门的一瞬间,江澄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手也紧紧握着,手上的戒指也滋滋作响。这十多个弟子皆是云梦中天份较高的,江澄本意是带他们出来历练历练,可没想到这次便一下伤了近一半。这口气他江澄要是咽的下,他便不叫江澄了。
  江澄本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引出那精怪再杀之就可以了,但又想到那精怪只捉女子,便又开始苦恼起来,难道只有扮成女子才可以吗?江澄被自己脑中的想法给震惊到了,但是,可也只有这样了。江澄无奈的叹了口气。
  于是便出现了开头那一幕